台北市召會網站

生命成全照顧組

我們中間缺少果子

我們中間缺少果子

我把背景告訴你們,你們就知道我為什麼拿起這個負擔。我在美國這二十年來,沒有興趣顧到中國人這一面。從去年開始,我的觀念稍微改了;但我還是沒有負擔要建立華語工作。我的負擔、我的職事是在美國建造眾地方召會。在說華語這一面,我的負擔只是要填補缺欠。我們中間單單在加州就有五百多位華人聖徒,他們中間也許有半數能講英語,這些人是在美國的學校畢業的;其餘的人只懂得最簡單地英語,他們無法在禱告聚會和擘餅聚會中發表什麼。許多的信息他們也領會不來,所以他們缺少餵養。因這緣故,有些人離開我們去參加“華人聚會”。這種聚集不在少數,連橙縣這裡都有。我聽說溫哥華也有這樣的聚會,有八百位中國人。興起這個聚會的弟兄從前在香港是和我們在一起的,後來加入宣道會。我聽到這事感覺很羞愧。溫哥華已經多年有召會了,但這位弟兄從我們學了一點點東西,自己一個人就能帶八百人聽他用中文講道。羅斯密(Rosemead)是艾爾登(Elden)的延續;那裡只有一百六十位中國人,再加上八十位非中國人。想想看我們在艾爾登會所多少年了,但是比起別人在溫哥華所作的工,我們的人數何等少。

我們一切作工的果子何在?聖荷西有許多好機會,卻一事無成。一位從台灣來的弟兄在舊金山幾年了,另一位在柏克萊,但好像沒有發生什麼事一樣。這叫我很失望,這是我的羞恥。為什麼我們的弟兄來了卻不能作什麼,而別人來就能作出那麼多?我已經忙不過來了,但我不得不作點事情。
 
需要合式的“烹調”


從道理上來說,我們並不缺少屬靈的食物來餵養眾召會。我不是說我們是神學院,能提供不同的課程。我乃是說我們是個大家庭,有許多東西能餵養我們眾人。你知道我們缺了什麼貨嗎?如果你知道,請告訴我,我會盡力來補這個缺。在我看來我們已足夠所需了,但我們在烹調上有很大的缺失。

我到過遠東,也到過美國各地。我參加的聚會通常都是先釋放信息,然後眾聖徒分享。 信息多半是重複生命讀經的信息,只是換個方式發表。因著烹調不當,到了聖徒分享時,他們所說的就常常摸不著中心目標的中心點。我在美國釋放了三千篇左右的信息,都是集中在主恢復的中心線上。

眾召會要烹調得合式,首先帶領的人必須進入這些中心線的信息。我是說他們應當活出、經歷並實行那些信息。這樣,你們就不會只是重複信息而已,你所說的就是你的經歷。當你把你所經歷的擺出來給聖徒,這樣的烹調才合式。 合式烹調的基本點乃是這樣:帶領的人需要實際的經歷中心線的話語。不錯,三千篇信息都在中心線上,但不論什麼東西要存在都需要皮和骨。你不能經歷皮和骨,必須經歷肉。

你不需要重複已經釋放過的信息,人所需要的是你的經歷。這樣,當你釋放信息的時候,你陳明對那篇信息的經歷,以及你經歷信息的路;這會使眾聖徒集中於中心線上,並且幫助他們實行活出神的中心焦點。這樣的信息會幫助他們活在中心線的經歷中。 我們自己要經歷,並且幫助別人有經歷,這兩件事需要花許多時間來實行、學習、禱告。

為著現階段的眾召會,我們的聚會應當訓練、指導、幫助每位聖徒進入中心線的生活。這不是一、兩年就能成功的。以世上的教育制度為例,每一個學程都需要三、四年。小學要六年,初、高中各三年,大學的課程需要四年。 幫助召會進入中心線的實際生活,立定根基,差不多需要四年。

去年秋天,安那翰召會的弟兄們知道我不滿意這裡的召會聚會。聚會沒有目標,就好像在大學上課,一堂接著一堂,卻不能領會那個課程到底在說什麼。 那些課都白上了,不僅浪費時間,甚至敗了胃口。

摘自3123 召會作基督身體的異象實行與建造 第3章

華語聚會的需要以及作種子種下的需要

今晚許多與會的弟兄們來自加州各地。這也許是個好機會,和你們交通到這裡眾召會的建造

華語工作的需要

首先我想要說的是每主日上午的華語聚會。你們都知道,華語聚會乃是已過週末特會那五次聚會的延續。美加各地有一些華語聖徒,人雖然在召會中,但語言的能力不夠吸收資訊以得著滋養,也不能表達向主的讚美與禱告;我們很關心這些聖徒,結果就有了那次特會。(長期以來,他們在屬靈上受了虧損。因此,許多華語聖徒的負擔就越來越重,我也是一樣)。

當主託付我在美國為祂的恢復開工時,祂訓示我不要去摸華語工作。雖然這樣,在已過幾年,因著美國當局新增遠東移民的配額,有更多的聖徒同他們尚未信主的親戚、朋友、同學、鄰居遷到美國。我們需要顧到他們,否則主會受虧損。前些年間,我不太注意這個需要。我沒有時間,也不願意主的恢復在英語這一面減弱、受挫。

大致說來,我估計在已過這些年間,我們在美國損失了一千位華語聖徒,實際的人數也許更多。單單在加州,就損失了五百位。他們到那裡去了?他們不是走錯了路,就是受了打岔。人是活的,需要關愛。因著我們漠不關心,(我們這面一點沒有顯出對他們的關懷,別人就乘虛而入)。你們知道別人怎樣聯絡他們嗎?有人從臺北到這裡來,在他們離臺以前,美國一些基督教工人就從他們在臺北的關係人那裡得到消息,知道我們中間誰要來。他們查出飛機班次、抵達日期和其他資料,然後就到機場接他們,預備好要服事這些新來的人。他們有車子接送他們到任何地方去;如果他們無處可去,就送他們去接待客人的地方。晚上就會有個聚會,他們當然答應去參加。 這樣,他們就被“綁架”,從主的恢復裏失落了。我們不能定罪這些相信自己是在為主作工的人,這只有主知道。但我們給人的印象就是我們不關心華語工作。

其實我在一九六七年就(囑咐過臺北召會,甚至特別指定一位同工,接受負擔照顧來美國的中國人); 那時候移民法就已更改,我預料來美國的人數會大大新增。許多人來了,但我們與他們失去了聯絡。他們在召會生活裏沒有立下穩固根基,所以來美國以後,學業、工作或親戚就使他們分心。(因著我們不關心,他們就失落了)。

中國人向福音敞開

我曉得這裡眾召會要得著新蒙恩的人很不簡單,外面的反對使這事變得相當困難。 倪弟兄教導我們說,我們的工作像農夫一樣,要到有水的地方去。如果沒有雨水,農夫不會在這樣的地方耕種,他們知道長不出多少東西來。不論是在大陸、臺灣,還是在美國,救恩很容易臨到中國人身上。我相信有一個原因是許多外國(尤其是英國和美國)傳教士向主熱切、忠心的禱告。有許多人像戴德生,一心一意要把主的救恩帶給中國人。他們禁食、禱告。雖然他們在公會裏(在他們那時候,他們還沒有看見光),但他們很忠信,為著中國的靈魂離鄉背井、犧牲身家性命。我信主現今正在答應那些親愛傳教士忠心的禱告。

第二個原因,我信是倪弟兄在獄中的禱告。他除了禱告還能作什麼?他被禁止傳福音,就連對同坐監的人也不可以。 倪弟兄暗中帶領一位同坐監的人歸向主,這個人即將被釋放出監的時候,倪弟兄告訴他,務必找到李常受弟兄,一切都要聽從他,並且要告訴李弟兄,他(倪弟兄)沒有改變他的信仰。這話是從一位弟兄和他的妻子(倪弟兄的親戚)傳給我的;他們現今住在美國,曾經回到上海去,見過這位從前和倪弟兄一同坐監的人兩次。倪弟兄坐監的時候,必定不是閑懶、無所事事的。 他一定聽說我在美國,也必定為主的恢復和中國有禱告。

第三,你們如果為我們這些原先在中國,在主恢復裏的人想想看,突然大陸淪陷了,你們就會瞭解我們這幾千人一直在禱告、呼求主紀念那麼大的一個國家。我一九四九年離開的時候,我們估計中國有三百萬基督徒。我讀過一分香港的報紙說,現在那裡的基督徒已經超過三千萬了。今天在中國各地,福音傳到那裡,那裡的人就轉向主。 這是主答應了傳教士、倪弟兄、以及我們中間許多人的禱告。這是主的憐憫。

即使在美國這裡,我們如果去邀請中國人,他們也會有反應。他們會來赴會,也會相信主。他們多半學有專精,不是無知無識之人。
摘自3123 -三章

留在中心點

留在中心點

今晚我和你們交通的,乃是純淨與中心點。我們的確需要有外面的事務,就如好的聚會、正當地聖經教導、好的福音傳揚;沒有這些,我們就無法存在。賓路易師母缺了這些,史百克弟兄也是一樣。 因著這個短缺,歷史顯明他們的職事在實行的實際上沒有持續很久。另一面,各宗各派因著組織和這些外面的事務得以持續下去。我不是說,我們必須跟隨他們,但那裡有一個原則。因這緣故,倪弟兄才不惜犧牲,花時間顧到外面的事。他觀察在他前面、缺少這些外面事務的人,因而有所學習,所以他顧到這些事。同時,他告訴我們,盼望有些弟兄興起來,顧到傳福音、初信者、教導、召會的實際事務。他很遺憾,我們中間似乎沒有多少人能在這一方面頂替他。

今天也是一樣,外面的事依然盛行,我們不夠注意中心點。有一個危機、危險,就是我們會失去主恢復的異象。雖然我們很軟弱,也構不上主的標準,但的確找不到另一班人像我們這麼有追求。 不要說不信的人,就是其他的基督徒團體也不像我們這樣追求、這樣真誠。這不過是因著主的憐憫。我們多少總想要純淨,恨惡不純淨;然而,我們恨得不絕對。

我仰望主,使眾召會裡領頭的人能看見這個中心點,並且付諸實行。我們不可容讓其他事物侵入我們的日常生活裡,也不可容讓什麼作法─無論好壞,無論是否合乎聖經─侵入召會生活。但願每一處地方召會始終只有這個中心點、這個實行。即使外面的事不可或缺,也不讓其成為我們的中心點。只有一件事能成為召會生活的正確中心點,那就是基督,也就是我們眾人所經歷的基督。道理不能成為中心點。沒有疑問,我們已經有這種道理。我曉得你們都懂。然而懂得道理是一回事;看見異象、被異象抓住、實行異象,又是另一回事。

結果
我信倪弟兄離世的時候不是那麼喜樂,他沒有看見多少他所看見之異象的結果。他的職事在地上真正的彰顯不多。如果沒有我們現在所有的這一點點延續,也許唯一的結果就是出版一些他的著作給基督教使用。我想到這件事,就非常受警惕。今天的恢復結果會如何?

目前福音在中國大陸廣傳,我相信是由於兩件事。第一,是由於許多到中國當傳教士的歐美弟兄姊妹迫切的禱告。 當然,並非所有的傳教士都很純淨,都有真實地負擔。但有些人,如戴德生等確是如此。我信中國所發生的事,乃是回應他們所獻上的禱告。第二,也是由於主藉著祂的恢復在中國所撒下的種子。我們許多人為中國大陸禱告,主恢復的種子也在那裡撒下了。目前那裡所傳講的,大多都很膚淺。因此,主使用了我們所送進去的書籍;事實上,這些書籍非常有用,因為初信的人沒有東西可得餵養。他們收到書籍和生命讀經的時候,便完全得著滿足。當然,這不過是起頭而已。

我們必須努力向前,留下真實的見證。每一處地方召會都該是真正、純淨的燈檯。今天的世界很小,我們在這裡會影響中國和其他的地方。這影響、消息會達到他們那裡。我們盼望他們能收到一些刊物,甚至收到這些信息。主的恢復在其他的地方如何,決定於我們在這裡到底如何。

摘自3123 第二章

以内裡生命為中心點

以内裡生命為中心點

環境逼著倪弟兄去作外面的事。後來因著仇敵的狡詐,有些人說,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,倪弟兄贊成召會的立場,但戰後他改變了。因此他們出版了倪弟兄所謂内裡生命的信息。倪弟兄的職事今天在許多基督徒中間很暢行,只因内裡生命這一條線。但你必須曉得,這不是耶穌的見證。即使他們出版了 “屬靈人”,我還是不知道那些愛倪弟兄職事的人,是不是真曉得基督作生命在經歷上到底是什麼,基督的死與復活又是什麼。這是今天基督徒可憐的光景。甚至我們說,我們接受倪弟兄的職事,多半也是接受外面的部分,就是那些雞毛蒜皮的事。

一個例證
為了加強我所說的,我願對上週末的華語特會作點分析。我必須說,特會很好,但我要針對在那裡服事的華語弟兄們說一些話。那些信息是基於中心線釋放出來的,然而我不相信聽眾在這一點上被摸著。聽眾受了外面的氣氛所影響,我承認外面的氣氛非常好。那是大團聚的氣氛,這種氣氛瀰漫在大多數參加聚會的人中間。如果我們華語聚會的工作和事奉停在這裡,我們就失去標的。這次特會沒有擊中中心線。中心線在信息裡面,但參加的人多半失去了中心線。沒有疑問,他們都得著了一些幫助,但多半是些雞毛蒜皮的幫助。我不是說,雞毛蒜皮不需要;我也不是說,特會以及你們的服事都不需要。這些都需要,正如需要你的肉身一樣;沒有肉身,你的靈也許只是魂魄而已。我們的確需要有這樣的特會,以及所有的服事、所有的信息,尤其是我當時說話的方式。


我從來沒有用英語或用華語那樣說話過,雖然我用華語盡職事三十多年了。上個週末我說話的方式很不尋常。我曉得很不容易翻譯。譯成英語的時候,也許會失去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原意。許多說法在英文中簡直沒有相等語。在這次特會裡,我盡所能的使用普通卻達意的中文發表。因我盡量以一般人的方式談話,所以用了許多成語。這樣的話語很不容易翻譯。

這種發表也許是需要的,但中心點如何?想想看後三篇信息所讀的經文前兩篇信息是福音信息。雖然那些經文都在中心線上,但我沒有講多少。我在末了一次聚會裡說,召會是基督的身體,是那在萬有中充滿萬有者的豐滿,是神的居所,是神顯現於肉體,是金燈檯,是新婦,終極完成是新耶路撒冷。每一個點我沒有說多少,但我涵蓋得很廣。

然而我沒有十足的信心說,聽眾懂得我所說的意義。沒有疑問,有些點使他們受感動,但整體說來,我不認為他們得著了中心的東西。以後別人問起他們特會的事,他們會不會有人說,李弟兄說到將來召會的延續就是新耶路撒冷? 他們也許會提到一些次要的點,但最叫他們記憶深刻的乃是美妙的大團聚。離散了多年,年長的、年輕的在基督裏一同聚集,有些還是三代同堂。阿利路亞!何等美妙的氣氛。


倘若結果只是這樣,我們就失去了標的。主的工作和召會生活外面的事乃是基督教所作的;這些不是基督,乃是加在基督身上的“教”。 我們也許是“召會教”。他們有教,卻沒有基督;我們也許有教,卻沒有召會。我們也許有召會作為聚集,卻沒有召會作為生機體、豐滿、神顯現於肉體、燈台、新婦、以及新婦的完成─新耶路撒冷。除了那些參加特會的人以外,我也非常關切你們現今在這裏的人是否真看見這一點,並且真活在其中。
摘自3123第二章

 

顧到外面的事有必要,卻不是主的託付

顧到外面的事有必要,卻不是主的託付

現在我要和你們說到倪弟兄的作法。我預備寫他傳記的時候,收集了他的許多著作,看他怎樣作工。

有幾次他題起,主給他的託付,不是召會生活工作外面的事。 主給他的託付乃是耶穌的見證,就是活出基督死 而復活的生活。 雖然如此,他卻別無選擇,必須作許多外面的事。他甚至出版了一些書籍論到召會的事務。 連初信造就信息也不算主託付給倪弟兄的職事;他特別說,主沒有託付他釋放這些信息。

主託付他釋放關於基督、基督的死與復活、基督的身體、奧秘的身體這些方面的信息。

然而,他為著初信的人還是出版了許多的書籍。現今以外面的事務為中心點這事的結果如何?在主的恢復裏,許多召會和聖徒都注意召會的事務,注意初信者的聚會,注意倪弟兄對於外面事務的教導,包括召會的立場。

很遺憾的說,有人真正在經歷中看見基督是什麼。因著缺少這樣的看見,我們就忽略了這些事。

我們忽略了基督的死、基督的復活、以及基督奧祕身體的意義。如果你們想一想,就會看見我所說的真是這樣。

眾召會裏領頭的人真想到怎樣幫助聖徒認識基督,怎樣將基督死與復活的真實經歷服事人,怎樣在經歷上認識基督的身體麼?一週又一週,領頭的人好像多半在考慮別的事情:怎樣照顧聚會,怎樣增加人數,怎樣幫助軟弱的人,怎樣解決難處,怎樣蓋會所,以及其他這類的事。

不知不覺我們就離開了中心線,不在中心點上了。 反之,我們變得有幾分像弟兄會。

我們照著聖經聚會,我們有美好的,甚至更好的聖經教訓,我們也傳福音。 這三件事我們多多少少都顧到了,但我們很少注意中心線。

書號3132

誤會與不純淨有關

誤會與不純淨有關

然而,在責任、長老職分和領頭的事上,先決條件乃是純淨。配搭需要純淨。如果你缺了這個,無論你多麼謹慎,難處還是會接踵而來;在召會生活裏,事情總是會不斷的發生。如果你的動機不純淨,不是這一個難處纏累你,就是下一個難處纏累你,這是免不了的。另一面,如果你純淨,就沒有一個難處會纏累你。

許多時候我們表面上的忍耐是由不純淨來的。我們等候,不採取行動,因為我們害怕得罪別人。我的意思不是說,我們應當粗暴隨便。但純淨是個基本的因素,它會殺死所有的病菌。如果你與安那翰召會的長老核對一下,我相信他們都會同意,凡我所作的,無論我高興不高興,他們絕不會懷疑我的動機。他們不會懷疑我的動機,我也不會懷疑他們的動機,因為我們多年來有一段共同的歷史。我們彼此認識多年。因此,我們在作法上能省掉許多時間和麻煩,而仍然不至於有誤會。

你曉得誤會是從哪裡來的麼?它的根源常常是不純净。真正純淨、彼此相愛的夫妻也許會爭吵、意見不合,卻沒有誤會。然而,一旦不純淨的事進來了,就會產生一次又一次的誤會。他們也許盡量謹慎、忍耐、智慧,但誤會仍會因著不純淨而延續下去得罪別人是從肉體來的,害怕得罪別人也是出乎肉體。在世界上、在公司裡,人非常謹慎,不要彼此得罪,因為世界滿了不純淨。如果召會也是這樣,我們就不再是召會了。在召會,每一個通道、每一個角落都該是純淨的。

懷疑與不純淨

我們不純淨的時候,就會多疑。我們變成偵探,要偵察別人說話背後的含意。倘若我們動機純淨,就不會有這樣的思想。我們是在另一個星球上,簡簡單單的接受別人的話。

我聽說有些弟兄注意到所發生的事情不對,但他們不敢說什麼。他們避免捲入其中,就保持緘默,讓痛苦延續下去。這麼作就是耍政治。你們有些人就是這麼作。親愛的弟兄們,你們的心思要改變、要悔改。讓我們不要再有這樣的事。

你們以為有人悄悄的向李弟兄打小報告,事實上,我沒有接過這樣的報告。你的思想裡有魔鬼,因為你在作一些事情,盼望李弟兄不會發現。沒有人告訴我什麼消息,但因著神的主宰,我只進來說,從今天起,我們不要再那樣作了。因為我的改正正中要害,你們就以為有人向我通風報信。情況並非如此。主耶穌自己給我話語,到你們的聚會改正一些原則上的事情。

如果今晚你在這個聚會裡存心不正,你也許會以為我所說的乃是聽見報告的結果。你也許會以為某個評論是在說你,因為它正合你的光景。如果沒有人報告,我怎麼會曉得?

其實,我和你們所說的,六天以前就記下來了,我把所要題的點列出來。上次聚會以後,我就全部記下來了,因為我曉得自己年紀大了,沒有筆記就記不住這些點。由此你們該清楚,我所說的不是因著我接到報告。

要學習純淨。這不是一件小事。既然華語聚會開始了,這些青蛙都會由井底跳到表面來。如果你不定罪這些事,祝福就必定會離開。這些懷疑的思想會殺死你們的事奉。如果你們希奇我怎麼能一直往前,我就要說,因為我沒有這樣的情形。你們都曉得我很率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