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市召會網站

特會訓練

基督徒生活、召會生活、這世代的終結、以及主的來臨(一)這世代-奧祕時代-的終結

主在馬太福音二十八章二十節應許,說道,『我天天與你們同在,直到這世代的終結。』『終結』這辭意指有一個過程,要達到完全或完成。這裏『這世代的終結』指明召會時代,即恩典時代的結束。這世代的終結將是大災難的三年半(但十二4,6~7,9)。

從亞當到摩西,以及從摩西到基督這兩個時代,每件事都是揭示出來的,並沒有奧祕。但從基督成為肉體到千年國前的時代,就是召會時代,恩典時代,一切都是奧祕。及至將來在千年國時代並新天新地裏,一切都是揭示出來的,不再有奧祕。因此,今世是恩典時代,召會時代,即奧祕的時代(弗五32)。啟示錄十章七節說,『神的奧祕就完成了。』意即奧祕時代的結束。

基督的成為肉體是個奧祕,乃是奧祕時代的開始。藉著基督成為肉體,無限的神被帶進有限的人裏面。神是奧祕;基督作為神的具體化身彰顯神,乃是神的奧祕;神格一切的豐滿,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裏面(西二9)。基督是奧祕;召會作為基督的身體彰顯基督,乃是基督的奧祕。基督與召會成為一靈,乃是極大的奧祕(弗五32,林前六17)。諸天的國、福音、基督的內住、聖徒要來的復活和改變形狀,這些都是歷世歷代所隱藏的奧祕(太十三11,弗六19,西一26~27,林前十五51~53)。第七號吹響時,這一切奧祕都要完成、結束、並且過去(啟七10)。

召會要『將那歷世歷代隱藏在創造萬有之神裏的奧祕有何等的經綸,向眾人照明。』(弗三9)。在新約中,奧祕不光是指那些向我們隱藏,我們所不知道的事,更是指隱藏在神心裏的事。隱藏在神心裏的奧祕乃是神永遠的經綸,就是神永遠的目的和祂的心願,要把祂自己在祂神聖的三一裏,就是父在子裏,藉著靈,分賜到祂所揀選並救贖的人裏面,作他們的生命和性情,使他們能與祂一樣,成為祂的複製,成為一個生機體,就是基督的身體,作為新人,要成為新耶路撒冷。今天我們必須傳揚這隱藏在神裏之奧祕的福音,將那隱藏在創造萬有之神裏的奧祕有何等的經綸,向眾人照明。

今天,奧祕的時代也是信的時代(來十一1,6,啟十7,提前三9)。神的奧祕是憑信而知道的;因此,奧祕的時代也是信的時代。信是一種質實的能力,我們憑此將未見之事或所望之事質實出來,質成現實。信心使我們對未見之事有把握,使我們確信所沒有看見的事;因此,信是未見之事的證據、證明。現今,我們不是顧念、注視所見的,乃是顧念、注視所不見的(林後四18)。基督徒的生活是一種未見之事的生活,主的恢復是要將祂的召會從所見的事恢復到所不見的事。

信仰是神在人身上完成祂新約經綸惟一的路。神的經綸是在信仰裏的,就是在信仰的範圍和元素裏得以開始而發展的;若沒有信,我們就無法實化神的經綸(提前一4)。在神新約的經綸裏,信是人接觸神惟一的要求。就著新約經綸中的一切而言,神對我們的要求乃是信。然而,真正的信乃是基督自己注入我們裏面,成為我們相信祂的能力;主耶穌注入我們裏面以後,就自然而然成為我們的信(羅三26)。藉著在基督耶穌裏的信,我們被帶進與基督生機的聯結裏;在這生機的聯結裏,我們經歷基督並活基督(加二16,20,約十四17,弗三17)。信是對得勝者神聖的要求,他們達到這要求,就能在基督凱旋回來時與祂相見,並得著國度的賞賜。

耶利米書與耶利米哀歌結晶讀經(十二)按照我們屬靈的經歷,經歷並享受新約的內容,以完成神的經綸

因著耶利米書豫言到新約,基於這事實,耶利米這卷舊約的書也可視為新約的書。新約的意思是新遺贈,就是神給我們的遺贈,其中包括四項福分。我們需要看見並取用其內容。

新約的頭一項福分,是神要寬恕我們的不義,以及忘記(赦免)我們的罪。基督為我們的罪成就了平息,以平息神的公義,滿足了神公義的要求,使我們得以與神和好。基督那又寶貴又有功效的血,解決了我們一切的難處,使我們得以維持在與神不斷的交通中,不斷的享受祂生機的救恩。這寶血滿足神,使我們能進到神面前,並勝過仇敵一切的控告。這血也是永約的血,使我們得以進入靈裏,享受神並被祂注入;把我們帶進神自己裏面,使神作我們的分,給我們享受;更把我們引進新約更美的事裏;至終,使我們能事奉祂,並將我們領進對神作我們的分的完滿享受裏,從今時直到永遠。

第二項福分,是將神的生命分賜到我們裏面,藉以分賜生命之律;這律乃是神聖生命自動的原則和自然的能力。三一神已經經過種種過程,成為生命之靈的律,安裝在我們的靈裏作為『科學』的律。這自動自發、自然而然、不知不覺中運行的律,釋放我們脫離罪與死的律。這是羅馬書八章的主題。我們若經歷這章生命之靈的律,我們就在宇宙的中心,這享受還要把我們引進十二章基督身體的實際裏。神將祂神聖的生命分賜到我們裏面,就把這最高生命最高的律(單數-耶三一33)放在我們靈裏,這律又擴展到我們內裏的各部分,就如心思、情感和意志,而成為幾個律(複數-來八10)。主在擴展、分賜並書寫時,就減去我們裏面亞當舊的元素,也加進基督新的元素,新陳代謝的為我們完成生命的變化。當我們保持與主的接觸,留在與主的接觸中,生命之靈的律就毫不費力的作工。生命之律的功能需要生命的長大。長子基督正在為我們代求,為要叫祂所種在我們靈裏的生命被推動,得以生長、發展、並浸潤我們裏面的各部分,直到我們完全被祂那得著榮耀和拔高的所是浸透。這生命的律要發揮功能,使我們成形,將我們模成神長子基督的形像,『子化』我們,使我們成為祂團體的彰顯。

第三,新約使我們有特權得著神作我們的神,我們作祂的子民。一面來說,神作我們的神,意即神是我們的產業。神創造人作盛裝祂的器皿;因此,神是人的產業。我們得救就是回來歸向神,重新享受神作我們的產業。神將聖靈賜給我們,不僅作我們基業的保證,也作我們從神所要承受的豫嘗,直到我們進入永世,得著神作我們的全享。另一面,我們作神的子民,意即我們乃是神的產業,給神享受。我們乃是藉著神作到我們裏面,被構成為神的基業。神把聖靈放在我們裏面作印記,將我們標出,指明我們是屬神的。這印記是活的,在我們裏面作工,用神的神聖元素浸潤、變化我們,直到我們的身體得贖。總結起來,神和人相互的基業成了神在聖徒中的基業,直到永遠;這要普遍且永遠的成為祂永遠、極致的彰顯。

第四,新約有生命的功能,使我們能憑裏面神聖生命的感覺、知覺,而從裏面主觀的認識神。生命的感覺來自神聖的生命、生命的律、和那靈的膏油塗抹,在消極一面是死的感覺,在積極一面是生命平安的感覺。我們應當照生命的感覺,按生命樹的原則而活,而不是照善惡知識樹對錯的原則,就是死的原則而活。只有摸生命樹的人,他們的生活和工作纔能存留到新耶路撒冷。

至終,我們對生命之靈的律的享受,乃是在基督的身體裏,並為著基督的身體,使我們在生命、性情和彰顯上,但不在神格上,成為神,以達成神永遠經綸的目標-新耶路撒冷。

耶利米書與耶利米哀歌結晶讀經(十一)合乎神心的牧者

耶和華藉著申言者耶利米,說到作為牧者的首領違背耶和華;他們沒有尋求耶和華,他們的羊群分散(耶二8,十21)。這些牧人摧毀、趕散耶和華草場的羊。耶和華應許要招聚祂羊群中所餘剩的,領他們歸回自己的草場,祂也必興起照管他們的牧人牧養他們,他們必繁衍增多。耶和華應許將合乎祂心的牧者賜給以色列人;這樣的牧者必以對神正確的知識和明智牧養神的百姓。

舊約和新約都啟示基督是合乎神心的牧者。基督這位大能者,就是掌權者並審判者,乃是來作牧人;祂照顧祂的羊群,乃是藉著管治並改正祂的羊,也藉著餧養祂的羊群,用膀臂聚集羊羔,抱在懷中,並引導那乳養小羊的(賽四十10~11)。以西結書三十四章十一至三十一節豫言說,主自己這牧者要來尋找祂的羊,將他們尋見。主這牧人要從萬民中聚集祂的百姓,祂的羊,引導他們歸回迦南地,住在高山上。當主耶穌來作牧人照料我們時,祂也是來作王管理我們;主作牧人照料我們,結果使我們順從祂為我們的王。基督是好牧人、大牧人、牧長、以及我們魂的牧人。主耶穌作好牧人,來使我們得生命,並且得的更豐盛。神『憑永約之血』,使『群羊的大牧人我們的主耶穌』從死人中復活。基督作牧長,藉著眾召會的長老牧養祂的羊群。是靈的基督作我們魂的牧人,監督我們裏面的光景,顧到我們內裏所是的情形。在將來的永遠,基督將是我們永遠的牧人,領我們到生命水的泉。

主耶穌在祂天上的職事裏,繼續祂在地上的職事裏所開始的牧養。約翰福音二十一章十五至十七節,主託付彼得,當祂不在這裏而在諸天之上時,要餧養祂的小羊,並牧養祂的羊;這是把使徒的職事與基督天上的職事合併,以牧養神的群羊。在與基督在天上職事裏的牧養合作而牧養的事上,使徒保羅是聖徒的榜樣。首先,他牧養聖徒,就像乳養的母親和勸勉的父親一樣。第二,他牧養在以弗所的聖徒,『或在公眾面前,或挨家挨戶』教導他們,並且流淚勸戒每一位聖徒;他甚至三年之久,將神一切的旨意告訴他們。第三,他的心寬宏,在供應的生命裏流露親密的關切。第四,他下到軟弱之人的水平上,好使他能得著他們。第五,他作為一個愛召會的人,與那愛召會的基督乃是一。他為著聖徒的緣故,樂意花費他所有的(指他的財物)和他所是的(指他這人),以建造基督的身體。

那些牧養神的群羊的人,該按著神牧養。按著神牧養,就是要按著神在祂屬性上的所是牧養。按著神牧養,意即要按著神的性情、心意、作法和榮耀,而不是按著我們的偏好、興趣、目的和個性牧養。我們要按著神牧養,就需要在生命、性情、彰顯和功用上成為神。我們需要成為基督的複製,就是神的彰顯,使我們在牧養上彰顯神,而不是彰顯我們的己,連同己的個性與乖僻。我們需要在神的功用上成為神,照著祂的所是並照著祂經綸中的目標,牧養神的群羊。當我們與神是一,我們就在生命和性情上成為神,並且在牧養別人時,就是神。

那建造基督身體的牧養,乃是相互的牧養。牧養就是周全、柔細的照顧群羊。所有信徒,無論他們在屬靈上長大到那一階段,都需要牧養。我們眾人都需要在基督生機的牧養之下,並與祂是一,而牧養別人。我們需要照著父愛和赦免的心,並且照著子搜尋、尋找和牧養的靈牧養神的群羊。我們是羊也是牧人,彼此互相的牧養並接受牧養;藉著這相互的牧養,基督的身體就在愛裏把自己建造起來。

耶利米書與耶利米哀歌結晶讀經(十)應許、豫言、餘數和恢復

神揀選了以色列人,使他們成為祂的子民,作召會的豫表。作神選民的以色列人,是召會最大、集體的豫表。在這豫表中,我們能看見召會蒙神揀選並救贖,享受基督與那靈作生命的供應,建造神的居所,承受基督作她的分,雖墮落且被擄,卻得恢復,並等候基督的來臨。

耶和華應許要使被擄的以色列回轉,並要領他們回到他們的地(耶二九10)。耶利米豫言以色列要在巴比倫被擄七十年(二五11)。但以理得知耶利米的豫言,知道神的心意是要把以色列人帶回以色列地,重新建造耶路撒冷,就為這事禱告;以色列人歸回耶路撒冷,是神成全了但以理的禱告。

耶和華說,祂要將祂羊群中所餘剩的,從祂趕逐他們所到的各地招聚出來,領他們歸回自己的草場,他們必繁衍增多。以色列人被擄七十年之後,神進來呼召他們從巴比倫回到聖地。當神呼召祂的子民回到祂所揀選的地時,很少人回應;大多數的人仍留在被擄之地。只有少數人回到神所揀選的地;那些回到耶路撒冷重新建造聖殿的人,乃是神的遺民。在主今日的恢復裏,我們乃是神子民的餘數,回到祂原初的心意,但許多真信徒卻分散了,留在被擄之地。我們是基督身體上那些回到原初一的立場上的肢體,並且作神的遺民站住這立場。大部分的基督徒還留在被擄之地;只有少數遺民為著神的建造回到正確的立場。

主的第一次來臨,繫於神的百姓從巴比倫被擄之地歸回聖地。以色列人從巴比倫歸回耶路撒冷,豫備了基督來臨的路(彌五2,太二4~6,路二4~7)。照著彌迦書五章二節裏的豫言,基督要生於伯利恆。為著應驗這個豫言,神的百姓必須在聖地。被擄歸回的遺民是神所使用的憑藉,以重建聖殿,並帶進基督的第一次來臨。沒有遺民回到聖地,基督就無法藉著成為肉體來到地上。

同樣的,基督的第二次來臨繫於祂新約信徒中的餘數從巴比倫被擄之地,從墮落的基督教,歸回一的獨一立場,為要建造召會-神屬靈的殿。主正在呼召祂子民的餘數,從巴比倫被擄之地出來,回到召會的正確立場,以應付祂的需要。

耶路撒冷就是神子民敬拜神的中心,這獨一的中心保守了神子民的一。耶和華應許要使耶路撒冷城得著康復痊愈,並進一步應許,耶路撒冷要在萬國的人面前,名為可喜樂的城,使祂得讚美,得榮耀。

以色列人從被擄歸回豫表召會的恢復。因為經過了許多世紀的歷史,召會已經墮落了,所以召會需要照著神原初的心意而得復原。以色列人得恢復,意思就是他們從巴比倫被帶回到耶路撒冷;召會的恢復包含一個歸回,就是從巴比倫所表徵被擄和分裂的立場歸回。以色列人回到耶路撒冷,神命定獨一的立場,帶著所有被擄到巴比倫之神殿的器皿。這些器皿是銀的、金的,表徵基督的豐富並對基督各方面的經歷。現今主不僅要呼召祂忠信的子民從巴比倫出來,並將他們帶回到正確的召會生活,也要將已經失去之基督的各方面恢復回來。

召會的恢復,也是由在耶路撒冷重建神的殿,就是神的家,以及重建耶路撒冷城所豫表。聖殿,乃是神同在的地方,需要受到保護;城牆對殿乃是防禦。新約裏家和城的關係,豫表召會乃是基督的擴大和基督的擴增。基督第一步的擴大是召會作為神的家,由所有的信徒擺在一起所組成,作基督的擴增。基督第二步的擴大是召會作為神的城;召會作為家必須擴大到召會作為城。召會作為家和城的建造,乃是神永遠定旨的中心。神的子民若沒有從大巴比倫恢復到召會生活,基督就沒有路帶進祂第二次的來。這就是為甚麼主在末了的時候,一直作工要得著召會的恢復。這個恢復對於基督的再來,乃是豫備和基礎。

耶利米書與耶利米哀歌結晶讀經(九)神對埃及與巴比倫的審判耶利米書與耶利米哀歌結晶讀經(九)神對埃及與巴比倫的審判

耶利米書向我們陳明一幅神進來懲罰並審判列國的圖畫,其中列國豫表世界的各方面。在說到列國時,耶利米首先題到埃及(四十六2~28),最後題到巴比倫(五十~五十一)。這指明在神看來,世界首先是屬埃及,然後是屬巴比倫。照著耶利米書裏的圖畫,最後受審判的國是巴比倫;意即,當神審判巴比倫時,祂對列國的審判就完成了。因此,為著完成神的經綸,作神新約選民的召會必須從世界的各方面分別出來(約壹二15~17)。

耶利米書四十六章二至二十八節說到神對埃及的審判。埃及豫表謀生與享樂的世界,為埃及王法老所豫表這世界的王撒但所用,以霸佔並篡奪神為祂的經綸所揀選的人(創四一57~四二3)。在地上,生存是一回事,但為著神的定旨而生存是另一回事。撒但霸佔人,使人只顧生存,卻不顧神在他們生存中的定旨。因此神呼召我們的目的,有一面是使用我們,帶領別人脫離撒但及世界的霸佔和暴虐。我們必須看清,世界是一個邪惡的系統,是撒但系統化的安排。神造人在地上生活,是為了完成祂的定旨;但神的仇敵撒但為了霸佔神所造的人,就用文化、教育、工業、商業、娛樂、和宗教將人系統起來,在地上形成一個反對神的世界系統(創四16~24)。世界抵抗父神,世界上的事抵抗神的旨意,凡愛世界的,就成了神的仇敵。

『整個世界』,就是撒但的系統,都『臥在那惡者裏面』(約壹五19)。『臥』即被動的留在那惡者的勢力範圍,在他的霸佔並操縱之下;整個世界,以及世界上的人,被動的臥在那惡者撒但的霸佔並操縱的手下。然而,撒但邪惡的世界體系,黑暗的國度,藉著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工作受了審判。主在罪之肉體的樣式裏,死於十字架,就廢除了在人肉體裏的撒但。因著這樣審判了撒但,主也審判了那掛在撒但身上的世界。主在十字架上被舉起,就審判了世界,也就把世界的王撒但趕出去了。

耶利米書五十至五十一章說到神對巴比倫的審判。巴比倫開始於巴別。在巴別,撒但使人類背叛神,拜偶像,高舉人的己;因此,巴別是人背叛神,人拜偶像,以及人高舉己的起源,源頭(創十一1~9)。巴別的延續是巴比倫,在神看來,巴比倫是人類政權的完成。巴比倫毀滅神的聖城和祂的聖殿,將神的聖民和神殿中的器皿擄去(代下三六17~20)。在啟示錄十七至十八章裏,復興的羅馬帝國稱為大巴比倫;大巴比倫有兩面-宗教的一面和物質的一面。啟示錄十七章揭示宗教的巴比倫,就是背道的羅馬天主教;啟示錄十八章揭示物質的巴比倫,就是羅馬城。物質的巴比倫,就是羅馬城,要在神眼中變為可憎的,因著她成了屬鬼魔的政治和屬鬼魔的宗教之源。基督作為另一位天使,要照耀地,用祂的大權柄毀滅大巴比倫,就是羅馬城。

巴比倫的原則就是將人的事物與神的話攙混,又把屬肉體的事物和屬靈的事物攙混(十七1~5)。所有把人的能力和神的能力混在一起的,所有把人的本事和神的工作混在一起的,所有把人的意見和神的道混在一起的,我們要從那裏出來。大巴比倫有兩次傾倒,就是宗教巴比倫的傾倒和物質巴比倫的傾倒。宗教巴比倫的傾倒要發生在大災難的起頭(十七16~17);物質巴比倫的傾倒要發生在大災難的末了(十八2,21)。神要審判巴比倫到一個地步,叫屬巴比倫的事物沒有一樣存留在宇宙中。在今世末了,當神毀滅宗教和政治的巴比倫,那將是耶利米書五十、五十一章所豫言對巴比倫之審判的結束。大巴比倫要被毀滅,從地上被消除,並被扔在火湖裏;新耶路撒冷要被帶進來,在新天新地裏成為神永遠之國顯著的中心(啟十一15)。

耶利米書與耶利米哀歌結晶讀經(八)耶利米書中神的經綸同祂的分賜

耶利米書十七章七至八節說,『信靠耶和華,以耶和華為可信靠的,那人有福了。他必像樹栽於水旁,沿河邊扎根,炎熱來到並不懼怕,葉子仍必青翠,在乾旱之年毫無罣慮,而且結果不止』。這兩節經文可用兩種不同的方式領會-照著天然的理解,或照著神的經綸。這兩節不是說到信靠神以接受物質的祝福這樣膚淺的事;事實上,這兩節乃是指神藉著祂的分賜完成祂的經綸。這裏的啟示乃是揭示,按照神的經綸,信靠神的人像樹栽於水旁;這表徵神乃是活水的泉源(二13上)。樹在水旁,藉著吸取水的一切豐富到它裏面而生長;這是神分賜的一幅圖畫。這裏的思想與哥林多前書三章六節的相同,那裏保羅說,『我栽種了,亞波羅澆灌了,惟有神叫他生長』;澆灌是為著樹的吸取,而吸取就是接受神的分賜。樹憑著神作供應者和供應而生長。供應就是這位供應之神的豐富,分賜到我們這些植物裏面,使我們長成神的度量。至終,植物與神,神與植物,二者乃是一,有同樣的元素、素質、構成和樣子。

耶利米書十七章十九至二十七節說到持守神的安息日;持守神安息日的路,就是享受祂、安息於祂、並滿足於祂這活水的泉源(二13)。在論到神居所的建造這一長段的記載之後,出埃及三十一章十二至十七節重申守安息日的誡命。按照歌羅西書二章十六至十七節和馬太福音十一章二十八至三十節,基督是安息日之安息的實際。倘若我們只知道如何為主作工,而不曉得如何與祂一同安息,我們就違背了神聖的原則。人受造首先不是為了作工,乃是以神為滿足,並與神一同安息。對神而言,是作工而安息;對人而言,是安息而作工。我們對神有完滿的享受以後,就能與祂同工,這乃是一個神聖的原則。

我們這些神的子民必須帶著一個記號,就是我們與神一同安息,享受神,並且先被神充滿,然後與充滿我們的那一位同工。此外,我們不僅是與神同工,更是與神是一而作工,有祂作我們作工的力量和勞苦的能力。在召會生活中,我們也許作了許多事情,而沒有先享受主,沒有與主是一而事奉。這樣的事奉導致屬靈的死亡,也失去身體的交通。主建造召會的工作應當開始於對神的享受,這指明我們為神作工,不是憑著自己的力量,乃是藉著享受祂並與祂是一。這就是以基督作我們靈中內裏的安息而持守安息日的原則。

耶利米書是全本聖經的摘要。耶利米的豫言指明惟有基督能完成神的經綸,並且惟有基督能回應神在祂經綸裏的要求。耶利米所描繪的圖畫表明我們算不得甚麼,基督對我們纔是一切。耶利米說到基督在完成神的經綸上,是我們的公義和我們的救贖(二三5~6),說到神是活水的泉源(二13),說到基督是我們的食物(十五16),又說到基督是新約及其一切福分的實際(三一31~34,來八8~12)。基督是新遺命(新約)的實際,也就是神一切所是,以及神所給我們之一切的實際,所以,基督就是新遺命。基督是在諸天之上坐寶座的升天者,如今在執行新約,就是祂遺贈給我們作遺命的,並在為我們代求,且供應我們,使我們能認識、經歷、並享受包含在新遺命中的一切遺贈。

我們若要接受新約中一切福分的應用,就必須是對基督天上職事有回應的人。基督在諸天之上的職事執行新約,需要我們的回應。我們的眼必須被開啟,看見新遺命,新約,遺囑,及其一切遺贈的屬天異象。我們也需要新約全部二十七卷書,來說明耶利米三十一章三十一至三十四節這簡短的一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