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市召會網站

生命成全照顧組

神獨一的路

神獨一的路

這些日子,我一有時間,就照著已過這些年間所看見的,考量主的恢復。你們曉得,在一九二二年,就是大約六十年前,在中國開始了主的恢復。頭十年我不在,但後來我聽見了那段歷史。接著在已過的五十一年裡,我直接參與其中,看見了許多發生的事情。今天晚上我與你們交通的,乃是基於我所看見、所聽見的。

為著將來的一點話

為什麼我有負擔這樣與你們講論呢?這是因著現今的情況和將來的情況。你們也許會希奇,我們不曉得將來如何,怎麼能來看將來的情況呢?歷史的確能幫助我們預先看見將來會發生的事。這是一個因素。另一個因素是,我有負擔顧到一些緊要的事,主若願意,我盼望能完成這些事。我要將我的時間和精力集中在這些事上。

因著我沒有時間看望眾召會,直接幫助她們,只能有限度的這樣作,所以我有負擔把我考量的事擺在這些在實行一面的談話裡,將其出版。這樣,這些談話不僅對目前,就是對將來也是有益處的。我們不曉得將來的日子有多長,惟有主知道。但只要主耽延的話,主的恢復就會在地上。雖然這個恢復的規模不大,無論如何它是散佈在各大洲,並且仍然一直在擴展。我們都相信,這個擴展會繼續下去,即使它的進度不快。我尤其掛心將來的日子和將來進來的人,覺得我們需要對主的恢復有基本的異象,或基本的認識。

五年前,有打岔的事進來,攪擾了一些關心主恢復的親愛聖徒。已往這樣的事既然能在我們眼前發生,我們怎能有把握說,將來這樣的事不再發生?因此,趁著主還給我時日,我要盡量將這些事情清清楚楚的公諸文字。這樣,目前在主恢復裡,和將來被帶到主恢復裡的親愛聖徒,就能看清楚主的恢復究竟是什麼。

我覺得和你們領頭的人談論我所要交通的事比較自由;在特會中向更多的聽眾說到這些事,我不會覺得這麼自由。這些並不是特會信息,不過我還是要刊印出來,為著在主恢復裡的眾聖徒,無論是年長的或年幼的,老練的或初得救的。我盼望現在和將來,都能人手一冊加以研讀。

摘自3123第四章 神獨一的路

犧牲自己,把你的召會擺在第一

犧牲自己,把你的召會擺在第一

我再說,這樣照顧召會意味著你必須有很多的犧牲。你不能體貼自己。最近我花了許多小時的時間,在磨石之間受碾磨。有幾次在這種碾磨人的談話過後,我的妻子會提醒我,我已上了年紀。我告訴她,我當然知道自己的歲數,但我已經奉獻我的一生為著主的恢復。如果我知道有一個難處還沒有解決,就算我躺在床上,也不得安息。那樣更會破壞我的健康,倒不如花一小時又一小時,與那些有困難的人談話,幫助他們解決問題。這樣幫助人是我的喜樂。我寧可犧牲自己的性命來保守主的恢復,這是我的定命。你們不要以為,我不知道怎樣注意我的健康。如果我沒有什麼可為主作的,如果我退休了,我當然會照顧我的健康。但全世界的眾召會,尤其是遠東的眾召會,是我的孩子,甚至比我自己的孩子更寶貝。當他們淹沒在海底,我怎能躺在床上休息?我必須忘掉我的健康。

弟兄們,我不鼓勵你們犧牲自己的健康、性命,但你們照顧召會生活時,不要先考慮自己的權益。要把自己的權益擺在一邊。有一句口號說‘安全第一’,我要說,‘召會第一’。你的地方召會你是其中的一位長老是第一,不是你的職業第一,不是你的家庭第一。我不是說你不該顧到你的家庭,我乃是說應當是召會第一。否則,弟兄們,我必須預告,我們中間沒有一個召會能建造起來。我深信主這個預言必定會應驗,除非你們作長老的弟兄們把自己賣給你們所服事的召會,不是宇宙召會。你們總要首先考慮到你們所服事的召會。你們如果這樣作,我就不需要坐在這裡跟你們談話。你們會知道該怎樣學習,你們能了解有什麼需要。否則我們只不過是最優秀的基督教團體罷了,我們不能在主新約職事的中心線上有真實的見證。

要為這事禱告,我也請求你們為我禱告。問題來的時候,我靠著主的憐憫,加上弟兄們的幫助,背起擔子,把事情解決了。不過我知道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這是仇敵的攻擊,叫我在已過這一個多月忙著處理各樣的事。我本該在新約聖經恢復本註解上下功夫的時間損失了,我的身體也有點疲累。所以請為我禱告,也為你們自己禱告,為你們所照顧的召會禱告。

難處與祝福

關於職事站,我盼望你們清楚職事站的關係和界線。這樣我們就都能甜美、有效率的往前。我們有許多錯綜複雜的難處,這是祂的憐憫;難處重重是主祝福的標記。孩子是麻煩,使他們父母的生活複雜。我有許多子女,也有許多弟兄有中國人,也有美國人,我還有許多召會和許多同工,這表示我有許多麻煩。職事站辦公室也是這樣,雖然是祝福,也意味著我有許多難處。但是仔細想想看,如果沒有這個辦公室,我的職事怎麼能推行出去?不錯,這一面是祝福,但另一面是麻煩。我們從新約聖經可以知道,保羅也需要應付這類錯綜複雜的光景。我對你們說這些話,乃是為著施行主的恢復。

摘自3123

一個職事

一個職事

今天凡你所實行、所經歷的都必須是新約職事的事。這職事只有一個。並不是保羅有一個職事,彼得另有一個職事。特別是在彼得前後書的訓練以後,你能看見他們在獨一的職事裡是多麼的一。要來的訓練要交通約翰的書信;你會看見這三位—保羅、彼得、約翰—乃是一,他們只有一個職事,就是那職事,新約的職事。這不是說彼得用的辭句、表達的方式都跟保羅一樣。他們的用辭和發表都不同,約翰尤其不一樣,但他們都在中心線上。現在我了解彼得在他兩封書信末了所說的話:‘就像我們所親愛的弟兄保羅,…寫了信給你們(彼後三15)五十年以前,我心裡想彼得真好,推薦聖徒讀保羅的著作。但是我現在開始有更深的領會。彼得的意思是他在兩封書信裡供應聖徒的,和保羅供應給人的乃是一樣。也許保羅寫的話你們很難領會,但你們不要曲解,因為那就是曲解聖經(16)。這兩位使徒供應給人的都是一樣。我現在也明白保羅在提摩太前書所說的話,他囑咐提摩太要留在以弗所,‘好囑咐那幾個人,不可教導與神的經綸不同的事(一3)。那些人也許是照著聖經教導人,卻和新約的職事不同。

新約的職事是什麼?保羅在同一章聖經裡告訴我們,新約的職事乃是‘神的經綸’(4)。神的經綸是什麼?三章稱之為敬虔的奧祕(16)。敬虔的奧是什麼?乃是神顯現於肉體。這是神經綸的中心點,這是主新約職事的中心線。

我有充分的把握,主把這職事給了我們;從第一世紀使徒時代到現在,這職事託付給基督徒,從來沒有像今天託付給我們這樣的明確、清楚。我們的確有把握誇口說,我們實在看見主新約的職事是什麼;我能誇口我是使徒的同工。因這緣故,我與倪弟兄是一。

我跟倪弟兄在一起的時候,絕不傳講任何不同於從他所聽到、所學到的東西。並不是我不懂得別的道理。如果我願意,我自己可以在華北作得很成功。但是當倪弟兄要我去上海和那裡的同工在一起時,我到主面前去,就看見一道水流。弟兄們,只有這一件事保守了我:一直與倪弟兄是一。感謝主,祂保守我直到今天。五十年後,我還在這裡。許多人來了又去,離開我們的人當中有些還活著。但你如果看看他們現在的光景,你就了解他們沒有一個人是蒙主祝福的。他們沒有路往前,因為沒有別的路,只有一條路。

即使在美國也一樣。看看那些離開我們的人,他們的近況如何?我從來沒有告訴聖徒要反對他們,或要當心他們。我說過許多次,我的工作是沒有圍牆、不設防的。一九七八年發生的事今天怎樣了?他們也沒有路。

神是獨一的源頭,只有一位神、一位救主、一位主、一條路、一個見證、一個職事、一道水流、一個寶座和一個目標。我們在那裡?讚美祂!我們乃是在一條路上,在一道流裡,在一個職事裡,並且有同一個目標。

反對者說,我這樣說話是威脅人不要離開。那是他們屬鬼魔的惡念。我從來沒有這種想法。我所想的是愛,不是威脅;我只是想警戒你們。我發自愛心對你們說實話;我對從香港來的弟兄也是這樣說。我說,你們看看四周,在香港那裡有路?沒有別的路。你若不信這位主耶穌基督,你就沒有主可信。你若不敬拜這位神因為你不想跟李常受敬拜同一位神,你去找另一位神來相信罷;你找不到的。但人是頑梗的,他們一旦離開了,就很難再回來;回來的人非常少。你相信那些離開的人有滿足麼?他們也許說他們走的那條路很令他們滿意。但我不信他們的話。至於我,不論我面臨的反對有多少,擔子有多沉重,我總有完全的滿足;我一點不懷疑我是在正路上。

我們若看見這個,就會實行中心線的事,並且經歷這些事。我們會活這個。然後我們會一次一次用我們的聚會單單為著這一件事,也許每周有四、五次聚會,週週都如此。這就像挖井一樣,你不是挖了一處,然後換個地點再挖,不久又換一處。挖了一千個洞,得不到一桶水,這有什麼用?你必須挖,不停挖,直到湧出水來。這是作工的路,這是建造地方召會的路。
摘自3123-3


晨興的見證;一位得救7個月的姊妹,生命長的很好,也很竭力……。感謝主,下面是她的分享:
谢谢你每天早晨傳經句禱讀的錄音檔,讓我快速了解經句內涵,先聽完再進行晨興聖言更有果效,懂得如何開口做分享。

弟兄姊妹的禱讀方式是兼禱告,這同時也讓我整天充滿活力。每天清晨製做錄音不容易,感謝主,在主的愛中得著弟兄姊妹們的牧養。

作種子種下

作種子種下

弟兄們,我願意和你們交通這件事,也以此激勵你們。你必須把自己如同一粒種子種到你所背負擔子的召會裡。你必須把自己種下去。作長老就像作家庭主婦和作母親一樣。如果作母親的盼望自己的家庭得建立,她會忘掉別的,只記得自己的家人。這就是我所說,把你自己種下去的意思。你也可以說,你把自己賣了。一個年輕小姐結婚,就是把自己賣給丈夫,也就是把自己賣給她的家庭。除了她的家庭以外,她什麼都忘了。

家庭主婦不該說她不知道怎樣燒飯作菜,她想請人來替她和她的家人作飯。僱人來作飯,無法把家庭建立起來。但是今天各地召會都喜歡請人來講道。這些人都很有口才,可惜的是他們只能為你們的耳朵搔癢。結果怎樣?孩子們也許喜歡從速食店買漢堡吃,但那種烹調不會叫孩子得造就。他們需要母親的烹調。食物的味道也許不那麼好,卻叫人得滋養。我們必須培養眾召會裡眾聖徒的口味,使他們不在意那些對主恢復中心路線沒有經歷的傳講、教訓。

要建立這樣的口味需要時間。我在煙台一年以後,聖徒就對其他事物沒有胃口。除了建造地方召會,他們對其他的事都失去胃口。那時候我對中心的路線還沒有看見多少。如果我看見了,我信他們會對中心路線以外的一切事物都失去胃口。

我盼望今天全地的眾召會,對中心路線以外的任何傳講或道理都沒有胃口。我的意思不是要吩咐或要求眾召會重複我的信息。你如果這樣想,那是你的想法,你要負責任。那不是我的想法。
摘自3123-3

不是靠講道人

不是靠講道人

親愛的弟兄們,這是我們施行主恢復的路,我們的路一向就不是外出講道。那是奮興的路,是基督教的路。天主教從來不走奮興的路。我們從來沒有聽說天主教有福音運動,邀請名佈道家講道;但他們年年增加數百萬人。你會說他們的組織牢固,他們有一套留住人、教導人的路。我們很難叫一個天主教徒離開天主教,不論在那一個國家都一樣。 我們的弟兄姊妹怎麼樣呢?就像那些從台灣來的弟兄姊妹一樣,只要一到美國,就離開了。為什麼?因為我們在台灣的工作不扎實。

我信地方召會聚會往前最好的路,特別在目前這個關頭,乃是烹調“食品”,並且以合式的烹調服事眾聖徒。把信息重點挑出來還不夠,我們必須經歷這些點。就連我自己也想回頭研讀那些信息;我每次研讀那些信息都得著幫助。不要認為你多讀幾遍就得著了。你要實行並經歷這些信息,否則你得不著什麼。 這就是眾召會的需要。

我不反對複習信息,但我想那樣不夠。你可以看看結果如何。我曾告訴在台灣的弟兄們,我們必須曉得,我們年復一年勞苦的結果是什麼。然後我們要像哈該書所說的:“你們要省察自己的行徑。”(該一7)你們勞苦,多多撒種,你們的收穫有多少?為什麼我們要重複沒有果子的工作?我們必須省察、再省察我們的路。複習信息很容易,從眾召會中找出一些人來作信息摘要,然後在聚會中復習,並不困難。我想農夫若是這樣的勞苦,就不能期望有多大收穫;要有收穫就需要有相當的勞苦。
摘自3123-3

煙台及青島的工作

煙台及青島的工作

我禱告並思量聚會光景的時候,回想起一九四二年在我家鄉煙台的複興。 那復興是在四年的預備之後才有的)。復興以前,在一九三七年,倪弟兄所帶領的工作指派我到華北各省去。我所到之處都廣受歡迎,我多半在公會裡講道、釋放信息。這是在倪弟兄帶領下工作的決定,要把我們從主所領受的真理送到公會去。我記得我們在山西省內地會的中心站查讀希伯來書;我花了兩、三週,在那裡與他們的同工一起查經。 我從那些經歷中學知,那種工作不會有什麼結果,我就決定不再那麼作了。

後來因著神主宰的權柄,日本軍隊侵略中國,我必須留在家鄉。我留在煙台四年兩個月,其間只有一次到青島兩個月一九四二年。那兩個月當中,兩百位新人受了浸,就這樣給青島召會立下穩固的根基。六年以後,倪弟兄辦了一次訓練。訓練後,有些受訓的弟兄到青島去,他們開始傳福音。有一次,他們一天之內給七百多人施浸。他們的工作乃是以一九四二年受浸的那兩百人為根基。我到那裡的時候,特地停留了兩個月,因為我知道一周或十天是作不出什麼來的,要作出事總得需要兩個月。五十個月裡面我只在那兩個月離開煙台。

我信張晤晨弟兄許可我這樣說。一九三九年他還不是一位執事,我把他帶進來學習作執事。過了一段時間,我邀請他參加長老聚會,不是作長老,只是坐在那裡觀察、學習。那就是他所作的。

在煙台的那四年,每一件事情我都帶頭作,包括打掃廁所(中國茅廁非常骯髒)。我照顧每一個聚會—禱告聚會、擘餅聚會、長老聚會、事奉聚會,包括看望和牧養。我常常騎腳踏車去看望聖徒,為要看看他們的家庭和家庭生活。我看望了許多特殊的福音個案。結果有許多家庭被帶進來了。

我每天花很長時間服事。早上八點前,我就到會所整理房間,指導服事的人怎樣處理各類事情。中午回家吃午飯,小睡一下。下午兩點左右我又回到會所,一直留到吃晚餐的時候。在家用過晚飯,再回到會所參加聚會。即使沒有正式的聚會,每天晚上總有聚集,大約總要到十點,我才回家。 這就是我每天的生活方式。五十個月下來,沒有休假日,沒有假期。

等到共產黨佔據煙台的時候,所有帶頭的人都離開了。這是我們的政策,因為我們知道那是面對那種處境最好的辦法。只要帶頭的在那裡,召會就有麻煩,因為共產黨要抓帶頭的。 我要說的是:那些離開煙台到其他城市去的帶頭人,幾乎個個都成了長老或執事。幾十位弟兄離開煙台到青島、上海。 張晤晨和曲郇民弟兄是兩個非常顯著的例子;他們都是在那四年間產生的。後來我去台灣,在那裡盡職的時候,這兩位弟兄給了我最大的幫助。
摘錄自3123-3